举报中心 投诉电话:023-12321 投诉邮箱:cqis1302@126.com
移动互联网开启“混搭时代”
2011-06-19

过去十几年中,移动通信和互联网是整个ICT行业最重要的技术引擎,作为两者的结合,移动互联网自诞生之日,其前景在被普遍看好的同时,就留下了异构产业生态的烙印。而作为融合的产物,移动互联网将终结各行业单独发展的态势,电信、互联网、消费电子等行业巨头的跨界竞争不可避免。早在两年前,摩根斯坦利就发布报告称,移动互联网是继大型机、小型机、个人电脑、桌面互联网之后的第五个发展周期,其规模将大得超过多数人的想象,因为它代表着“3G+社交+视频+网络电话+日新月异的移动装置”的融合。从最近的发展势头看,无论是网络、应用,还是终端,移动互联网领域都呈现出“混搭”的局面,各种技术、产品、应用,在不断借鉴、汇聚、融合中碰撞出新的火花。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产业已经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势头,但是无论从基础网络的构建、商务模式的创新、终端软件平台的发展,还是行业监管等各个层面,依然要面对很大的挑战。

多模异构网络体系

浮出水面

3G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基石,带宽一直是决定移动互联网体验的关键因素。当前,移动数据业务取代了2G时代的语音业务成为移动网络的主导流量,并引发网络流量剧增,已经对无线网络资源形成巨大冲击,让运营商不堪重负,直接导致部分运营商如AT&T的网络拥塞,迫使运营商需要考虑种种措施降低成本、限制流量。从另一个角度看,移动通信网络自2G时代之后一直呈现演进态势,用户基数庞大且需求差异巨大,多代、多模式共存的局面将长期存在。因此,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为了满足用户的应用需求,既要加大对网络建设和扩容投资,并不断引入前沿技术,采用频谱利用率更高、带宽能力更强的产品,推动移动通信的技术升级换代,又要考虑到现实网络架构体系,尽可能实现“按需发展”,降低移动互联网单位带宽的成本,充分挖掘移动网络的潜能,通过引入Wi-Fi等低成本技术充实业务密集区的带宽能力。

显然,单一的3G网络无法承载与日俱增的数据业务需求,因此,众多的运营商希望把无线广域网、无线城域网、无线局域网乃至无线个域网,未来甚至要考虑到将物联网也融入进来,结合成立体式的多模异构网络,弥补单一网络带宽不足或覆盖有限等弱点,在带给用户流畅的移动互联网体验的同时,实现流量负载均衡。运营商面临的新考验,是在2G、3G、WLAN等多种网络共存的环境中,管理异构网络的互操作性和服务质量,以及在后台进行跨平台的业务规模化部署等问题。

互联网创新与移动网

盈利的能力嫁接

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浪潮中,手机上网、移动社区、移动游戏、移动IM、移动支付等应用纷纷涌现,几乎所有成功的PC互联网应用都可以在移动互联世界中找到它们的映射品。由于融入了随时随地地特征,移动互联网业务创新的想象空间更大,其发展趋势是实现任何人在任何地点用任何终端都能够使用各类应用,包括运营商提供的应用和第三方开发的应用。从用户角度看,它比传统PC互联网具有更好的移动性和便携性,并且通过电信运营商的网络可以更好地保护私密性;从电信企业来看,与传统互联网相比,运营商对网络安全、用户身份管理、服务质量等具有更强的控制力,同时又比传统的移动通信具有更大的开放性,因此将产生更多创新的商业模式。不过,由于互联网用户已经习惯于传统的免费服务模式,运营商在数据业务上的投资回报率远远难以和传统的话音业务相比。对于整个移动互联网产业来说,如何将互联网在应用创新方面的能力,与传统移动通信的盈利能力实现“混搭”,是决定产业未来发展的关键。

鉴于移动互联网本身就是融合的产物,未来具备“杀手级应用”特性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必然也是在融合中诞生的。运营商作为我国发展移动互联网的产业主导力量,应打破有围墙的花园,构建Web2.0式的业务创新发展模式,充分发挥移动网络核心优势,探索基于移动网络能力开放的新业务与新模式,形成领先的技术与标准,有计划、有步骤地将网络能力开放出来,实现与互联网巨头的博弈。中国电信“天翼工厂”,整合和利用了现有IMS、业务网关等网络资源,采用统一的多层级的开放接口来开放电信能力,结合天翼空间,形成“前店后厂”的创新模式;中国移动积极研发业务能力开放平台OMP,其“能力开放引擎”,通过互联网化的简单服务接口API,提供丰富的能力调用,发挥互联网企业与开发者的积极性与创造性。这些都是中国运营商在网络能力开放方面的有益尝试。

融合地带催生新一代

移动互联网终端

应该说,最近两年移动互联网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是源自移动终端产业的能量大爆发。以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为代表的新一代移动互联网终端,将前卫时尚的工业设计、面向移动互联网的操作系统、多点触控的操作能力、清晰的大尺寸显示屏、超强的芯片处理能力融合起来,在传统手机、个人电脑、电子消费品的融合地带,衍生出大量新产品。

终端的硬件平台主要包括核心芯片,输入、显示、存储等功能型硬件以及通信和电源部件。核心芯片是最高层面的技术博弈,3G的发展,推动基带芯片多核化、微型化、低功耗化,推动射频芯片多模化,国外芯片巨头乘产业升级换代之机一起发力,快速筑起新的技术壁垒。此外,显示屏等高成本部件大量依赖国外供应,削弱了我国智能终端国际竞争力。传感元件、下一代电池,至今没有本质的技术提升。因此,我国在移动互联网终端领域可能长期处于跟随状态。

更为严峻的是,我国缺乏市场主导的自主终端软件平台,成为限制移动互联网应用服务发展的主要瓶颈。因而,面对复杂的产业竞争关系,国内运营商应大力推动终端与网络服务紧耦合的应用,借助本地内容带动应用突破,以丰富的增值服务吸引用户;布局相应的跨平台应用环境、客户端、显示优化技术,鼓励互联网厂商根据运营商业务发展需求进行深度定制,以提高业务部署的主动性;面对终端与网络服务松耦合的业务,引导本土终端厂商和互联网公司合作进行业务与功能的预装,鼓励本土互联网企业向移动互联网领域加速渗透。